浓情四月天《一〉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今年清明提前到爷爷和爸爸骨灰塔上香,
  心中默念:《爸爸,爷爷安息吧。
  很快的,我和弟弟会带着妈妈,
  完成您们的心愿,要回中国老家去了。〉
  说了就做了,下山后马上订机票。
 

  来了中国几次,这是第一次探亲,感触很深。
  爷爷的老家,在广东省揭西县灰寨镇上的一个农家村,
  搞不懂爷爷他们当年是怎么来到马来西亚的,
  很肯定这一路走来,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头。
  今天回到了老家,终于揭开了多年的谜底。
  

 

  听长辈们说爷爷带着三岁大的爸爸,
  当年就是沿着老家门前那条大河,
  一路上经历无数的惊涛骇浪,坐船从中国进入了泰国,
  几经辛苦再转到马来西亚来谋生的。

 

 

 

  
  当初没把大伯带出去,
  长辈们希望把其中一鼎香火留下来,
  坚持相信有一天他们一定会落叶归根,
  想不到骨肉分离了将近一个世纪,
  钱未存够,人走了,茶凉了,
  这一辈子永远都回不来了。
  大哥从中国来到吉隆坡时,
  带回去的竟是爷爷墓园的一把土地。

 

  事隔多年以后的今天清明时节,
  是我们这些小辈回来认祖归宗。
  相见时年老的长辈话未说完,已是热泪盈眶。

  动荡的年代,吃不饱穿不暖,骨肉忍痛分离,

  等到丰衣足食来团聚,摆了满座的饭菜飘香,

   少了三双筷子,吃在嘴里,百般滋味在心头。

 

 

  

 

 

   

About Fanny

未来太遥远,没人能预知,那就活在当下吧,心有多宽,路就有多远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