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听我思我写

 
 

   成就别人 。圆满自己采访手记

   

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DSCF4777DSCF4777

专访全文刊登於2008年9月4日《南洋商报》

 

 

       流浪,是给自我心灵放逐的一个机会,对很多人来说,其实是遥不可及的梦想……潇洒背起了行囊,没有牵挂放弃眼前一切,想走就走,浪迹天涯,四处为家。这样的流浪,似乎听起来是脱俗的,在许多人眼中,流浪是不务正业,吊儿郎当、好吃懒做才会干的事,也许在你看了这篇文章,再解读郑海涛这位中国陕西年轻人的思维,你将会对“流浪”两个字彻底改观。


    他放了一叠转型蜕变的照片,叫我自己去挑好了,短短8个多月的时间,怎么变得那么厉害!我差点认不出相片里的人原来就是他,脑海里立刻浮现一句话:“嗯,从男孩变男人,不错,果然是一夜之间长大。”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转一圈改变人生观

     郑海涛3个字,取对了名字,果真是经得起惊涛骇浪的人,如果流浪的过程,必须接受世间严峻的考验和磨炼,可以让他开阔视野加快成熟,在地球转了一圈回来,从此改变了人生观,从一个入世未深的男孩,变成一个成熟历练的男人,用一年时间来流浪,换来的成长,何尝不是一件好事。  
      郑海涛自小对这世界充满了好奇和憧憬,立志长大后一定要让美梦成真!是的,人因梦想而伟大,梦想不怕大,最怕连梦都没有,等于身躯活着,灵魂早已埋葬。
出游之前,他做过广告、设计、地产、进出口以及矿业。现在既选择了流浪,就变成了无业游民。他说当初出来,没有太伟大的理由,只是想出去走一趟,让自己看得更多一些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 两老任他放逐一番

        当时也没有特别刻意的去准备,郑海涛随便拿了一些行李就这么走了。
家人对他的这个举动,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,他说:“他们早已习惯我一直在外面生活了。”
也许家里的两老,知道与其把这个孩子守在身边,倒不如让他好好的放逐一番!
自今年1月离家至今,郑海涛刚好已超过8个月流浪在外了。
他淡淡然,“我还不算是极端的流浪份子,比我更极端的人都有,有人踩着一台铁马,就这样走天涯,离家十几年都没回去过。”  
        他说自己起码是有计划性的,一定要赶在明年春节之前回去,跟家人过节,作为这次出走的一个完结篇。因为家里的父母就是他的牵挂,回去之后,除了要努力的赚钱,未雨稠繆,还要计划找时间陪家里的两老一起旅行。
        他曾经走在东南亚的大地,现在要走入南亚次大陆与阿拉伯半岛,不久将站在乞力马扎罗上俯视非洲大陆,将来则要踏上欧罗巴和美洲大陆,最终必在两极犒赏自己的人生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 签证问题苦恼纳闷

        至今,郑海涛到过了泰国、柬埔寨、尼泊尔、印度、埃及与坦桑尼亚等11 国家。由于中国护照可入境的国家只限十几个,免签证的地方可说寥寥无几,曾让他相当苦恼。目前,他最想踏足的是南美洲,但签证仍未搞定而使他纳闷不已。他现在的旅游路程,全都是以通过在第三国申请签证,取得签证之后再从陆路入境。  
一次长途旅行丰富了人生历练,郑海涛仿佛什么惊险难忘的全都体验到了。
  “  我喜欢到泰国旅游,各方面如交通、卫生、文化以及价格等都比较适合背包旅行方式。尼泊尔是我第一次到达5000m以上的海拔,这令我比较难忘。”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       碎石路上险落深谷

      他续说,“惊险的事该是有次走在攀登喜玛拉雅山的路上,有一段碎石子的山路本来就较难陡走,再加上脚底下都是碎石,而下面全是巨大的岩石,一个不小心,我连着滑了2次,差点掉入深谷,后一次还是向导抓了我一把,后来他回头告诉我,如果他不抓我这一把,可能就这样滚下去,那就算不死也得找直升机来求援了!希望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吧!”
笔者联系上郑海涛访谈时,刚好他人在非洲,他说他心系阿根廷,最向往墨西哥和去看玛雅金字塔,步伐真是越走越远了……
      而他当时最开心的事,是成功击败了一伙洋汉,第一个攀登上了坦桑尼亚第一高峰乞力马扎罗雪山,不愧是中国人的骄傲!(注:乞力馬扎罗雪山(Kilimanjaro Mount)乃 非洲最高峰,乞力马扎罗在斯瓦希语中意为光明之山,位于非洲东部,即坦桑尼亚东北邻近肯亚边境,附近有许多生火山,顶部有永久冰雪覆盖,成为世界罕见奇观。)
         简单来说,爱吃、好玩、拍照,还有睡觉,就是郑海涛在旅途最喜欢做的事,流浪可以四处为家,大可不必在乎别人的眼光,他自认是个天生天养,有啥吃啥,倒地就睡的乐天派。
为了赶班机,他曾在机场过夜,走累了想省钱甚至试过餐风露宿,总之爱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     “记得在以色列犹太人圣地,即世界文化遗产所在地的马萨达青年旅舍,单是一个床位叫价也惊人,最后只好就地而睡算了。当时除了几棵树以外,放眼望去只有白色的沙石岩和红色火星岩外,什么都没有了,凉风习习倍感凄凉的,我跟匈牙利和厄瓜多尔两个小朋友,就这样露营起来。”  
    在旅途最怕就是孤独,所以他学会了怎么和自己相处。
“虽然我的英文不好,但是会尽量和别人交流。大家互相交换对旅行的看法和一些景点的信息,是我最开心的事情。”
      他说,旅行是最好的减肥方式,离家之前,还长得白白净净的,在外的这些日子,体重从80公斤减到了70公斤,现在皮肤都晒黑了,变得沧桑倒是真的。
郑海涛常被误解是日本人或来自尼泊尔,曾一度让他很纳闷。想开了,其实是难得累积了宝贵的人生经历,才逐渐转型成功,换来了今天别人眼中的熟男形象。笔者笑称他为有钱有闲的流浪汉,他听闻“流浪汉”3字有点敏感,笔者请他别误会,字义上重新定位,应该称他为流浪的男子汉,会更加贴切,他确实比街头流浪汉踏实多了。
      为了这次长期的远行,他花了约10万马币(人民币20万),多少人穷一生都存不到这个数字。他的人生哲学是赚钱旅游,旅游了再回去赚钱,为下个旅程的目标而努力。如果花了一些积蓄,让年轻的岁月更加精彩,何乐而不为?他并不担心钱不够用的问题,自认是有见识之人,还挺有财务计划,以放长线钓大鱼的形式,投资了一些股票,以便套取一些盈利,来去自由没有后顾之忧。
以郑海涛为例,谁说流浪汉都是脱俗的穷人?他的头脑可清醒,只要懂得规划自己的人生,果然可做个有钱有闲潇洒浪人!  

 

 

  

About Fanny

未来太遥远,没人能预知,那就活在当下吧,心有多宽,路就有多远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